长恨歌
此号为垃圾填埋场

又丧又颓还搞笑/嗑原耽和巍澜衍生


【天官|封神】第一章去国

#沉思了许久,为何天官中的谢怜会让我产生不适?或者换个说法,究竟怎样的形象才能支撑住一国太子,一国信仰的地位?怎样的角色才能不是一个圣母,而坐拥一个理想主义者的恢宏与伟大,才能脱胎于权谋却不沉溺于权谋?

  #面对困苦与神灵的长剑,又是怎样的角色才能挺身而出,心怀善念与与之匹配的宏大视角,在巨变之中为天下苍生说话? 我爱『大明宫词』中那个吐血而亡的太子,却更知道这样艺术化的人格终不可得,一切都太过于复杂,不是我的笔力可以承担的。

  #无解,仅仅试图演绎,缘分填坑
  #天意不可谋吗?

 
  仙乐十二年冬,北域雪灾,山川异动。

  十三年春三月,异族流民暴乱,灭其族,迁其宗庙。四月,本国祭之日,逐大巫灭留云香,犯上神之威。

  十三年夏,突发洪水,有星孛入于北斗。

  
  

    香炉跌地。

  帝京的烟云慢慢地聚拢,残光覆盖在都城琉璃瓦之上,兵戈晃动甲光向日。身披不合时令华袍的贵者已然没有空当擦拭额头,只是半跪在灰砖之上任凭翻涌的日光蒸煮。

  “太子殿下,您别跪啦,帝君不想见您。”

  “我知道,”太子谢怜微微抬头,太子冕服上的十二章纹随着勉强支撑他的神力,诡异至极地聚合在一道,“我并非以子对父犯上僭越,我以一国臣子的身份请求对君王的觐见,这是我不得不承担的宿命,喊我的人都回去吧,我的神法还能支撑片刻。”

  钟声撞了第三下,层层叠叠地回响于宫阙之间,而后飘往远方。太子的金冠与白衣如同被夕照染上了血色,远处的门客正鬼鬼祟祟地议论着现状。谢怜的私臣花城正踏着来回烦乱的脚步,紧盯着新修的丽台与下方宫殿的兽雕,不敢分半点注意力予宫殿门口跪下的太子。

  很快那些探听风声的门客或野心家都四散而尽。天色无常,密布的阴云遮挡了新月的光,雨如同珠玉碎溅在侧。

  宫人见花城意图拿不知哪儿拿来的红伞冲上去,匆匆忙忙把他拦下了。

  

  
  
  “如何不是犯上僭越了?”

  宫门被缓缓打开,奇异的香气从门内缓缓溢出。云气之间,帝君的声音威鸿且有力。一顶面具遮住了他的面目,无论可憎还是严苛,和蔼还是严明,都如同这个身处于巨变的国度,被身处的烟云遮挡住,看不真切。

  帝君君吾狂妄地笑了起来,随即尖利地咳出两声,缓过片刻之后,起身道:“告诉我你那些幼稚天真而可笑的观点,难道你以为谁身处弱势,谁身受的苦难更多谁就秉承着真理?我知道你要为你的老师梅念卿求情,可我的子嗣,在你出口之前,请你仔细思索你来陈述这件事的意义,我不想听到你无能软弱的话语。”

  “父亲,请您原谅我的僭越,”谢怜起身,脚已然哆嗦得直不起来,但面上丝毫不显,反而有几分咄咄逼人,“但也请父君正视您的过错。一在屠城,明明是南蛮才做的出的野蛮行径,为何父君要无端施加于无辜百姓?二在罢免,明知会惹怒神明,为何还要故意撞翻留云香,罢黜大巫神梅念卿,就不怕遭逢天谴?三在丽台,为何您骄奢淫逸……”

  “够了,无非都是和朝臣一样迂腐的话语,”帝君打断道,继而伸手勒令谢怜跪下,居高临下地望着他名义上的子嗣,“我的太子,仁慈是法律最大的敌人。*所有的战乱只能依靠暴力才得以解决,你死我亡才是世界的真谛,你已然到了可以把控整个帝国的年纪,怎能将你的能力困厄在所谓的仁慈之内,这是你第一点要学会的东西。”

  天地阴沉下来,起于青萍之末的狂风劈开丽台楼头,似乎有宫人的尖叫与忙乱的声音透过宫阙。

  “你还想要辩驳什么?你羽翼已丰,宫中上下都是为你说话的人,故而你秉着自以为是的真理就敢来违抗天的指令。不忠不孝,无智少勇,空怀着无用的仁义,你倒是看看,权势消散之后还会有多少人因为你的所谓仁义而留下……你下去吧,太子之位可以提,自然可以废。”
 

 夏的暴虐与张狂都消弥在了忽如其来的闪电之中,隐曜的不仅仅是晨星。谢怜从宫门口出来的时候没有打伞,他用他的巫法向四方看去,哪处都漂浮着黑气,邪祟在玉宇宫楼间蹿行,而人比邪祟还罪孽深重。
 

   “殿下!”

  
  他企图看见四邦暗藏着的危机,法力却像被注入了一口干涸的深井,最终谢怜脚下一软,浑身力气被抽干一般扑地。视野中只剩下一抹不正的红色,也不知道是预知的幻像还是现实。那抹红色假笑着说:

  “都是弑神的刽子手,都是琐尾流离的神灵。”
  

 

 
  等谢怜再醒过来的时候,他与花城已然在了马车中。潮湿而闷热的夏日,这样的距离即使是恋人也太过于近,何况君臣有别。谢怜下意识避开了花城递药的手,再抬眼却见花城直直跪下在了并不算宽敞的车厢中。  

  “你这是做什么……咳,”谢怜猛感喉头腥甜,用袖子遮下竟是一口污血,“我用不着我精心培养的臣如此不待见自己,你起来吧,侍人的活计不必你代劳。”

  “这是臣的荣幸,”花城低着头轻声道,“殿下先将药用过,好不好?”

  “我需要的是一个支撑家国的股肱,而不是一个侍臣,给我吧,我自己来,”谢怜一把抢过药碗,这是他自小灌的药,苦久了便习惯满饮而尽,“我方才昏过去之后都发生了什么?”

  “殿下应忌多思多忧,”花城看了看谢怜恍惚的神思,张了张口,静默住片刻之后还是道,“丽台被天雷轰起了火,雨也浇不灭,帝君发了怒,便将几百宫女拖去喂了蛇坑。”

  “我便知道迟早有这么一天,”谢怜听完苦笑一声,掀开了车边帘,雨愈发大了起来,可火势仍然在如同有生命力地从高耸的丽台蔓延开,谢怜转头对花城喃喃继续道,“你看外头,仙与人的联系始终没有完全断绝,我以我的一切劝诫的不是一个大巫神的罢黜,而是这种已然激化的矛盾――仙与人,人与四境的虎狼。我恐惧六合之外的神灵争抢人的气运,从我跟随大巫学习仙法的第一天,我就隐约意识到了这一点。”

  花城有几分诧异道:“我以为殿下要先忧心那四百宫女,毕竟帝君……”

  “休要妄言。进了笼子的金丝雀,命都是君王的,无非是给后世多添几笔小说家言罢了,我忧心又有何用?你既然口口声声要帮我排忧,这些道理也不懂吗?”语毕,谢怜似乎自己也感觉语气重了些,看花城也有几分委屈,又缓了缓口气,强颜出了几分先前不经事时才有的少年感,眨了眨眼,把花城的鬓发理至耳后,“你跟我跟那么久,别说宫女,就算是宫中花草,我也得担心明日是否会被雨折磨残了,只是实在……”

  似乎自打去年腊祭以来,种种事都在不断地让这个新承担责任的帝国太子焦头烂额,常人的叛逆、少年的同情与轻狂,都浮光掠影地在他心头停留一二,又很快被按捺了下去。

  忧思的事多了,似乎原来那颗少年细腻的心也流失了大半。

  花城配合地没有再说话,只是把帘子系紧了些,唯恐乱风疏雨入寒窗。
  
  
  

  
  草木躁久了倒是逢甘霖,远方高台却被这神降的雨与火击垮,宫人忙忙碌碌,就太子府倒是安静,原先每日来拜会的门客与野心家都不见了踪影。只有风信和慕情一半要走一半要留的样子,似乎有什么话要说。

  谢怜掀开车门,看他们鬼鬼祟祟地也不知议论什么,见到他不尴不尬地僵着,最终还是慕情低声开口道:

  “殿下,今日中午小镜王来了一趟,说……”

  “说他要拿这个太子位吗?他也是骄矜惯了,不懂黎民苍生,社稷之苦。要撑得起来反倒好,何苦让我忧思多苦……丽台的火还没有灭吗?”

  谢怜抬头看了看天空,山雨已来,火光已起,原先看不透的人情,权谋势力皆被雨洗得干干净净。

  “没有。”

  谢怜笑了笑,侧身看一眼低着头为他举着伞的花城,抬眼看了看满目怒气的风信,畏缩不敢高声的风情,各怀鬼胎且夹杂着各种线报者的下人门人……明黄的太子车架淹没在雨中,天谴的神火还在蔓延。

  “若要另寻明主,便去好了,要走的都走吧,不必过问我,我终究无法承担起这片天下。”

  慕情把头低下去更多,连手都在抖:“殿下是明主,只是现在局势危急。”

  风信一把拉住慕情,站在台阶上,似乎这样的高位就能掩饰内里的心虚,高声斥道:
  “慕情,你闭嘴,假惺惺地做什么,不就
是跟那群美名择木而栖的门客一样见利忘义吗?去年至今,四野危机无数,殿下何尝有半点失误,反倒是君王……”

  正红色的太子府门环带着凶兽的威压,风信的声音愈发小了起来,最终当他提到君王二字时,骤然被狂起的雷声掩埋。谢怜揉了揉眉心,最终回头抽出周匝侍卫的长剑,直插入地铿锵有声。

  “够了,举世皆浊我独清吗?花城,你带他们下去,休来打搅。”
  
  
  
  
  八百里急报,夜生洪水,有巨兽作祟决堤,天生异象,流民成祸,瘟疫复起,民不聊生。
  
  
  “火往太子府去了!这是什么雨,怎么浇不灭还跟长了腿一般?”

  “哎呀快救,废什么话,柱子!柱子倒了!”

  一道金光随着一道银光共同飞闪,那半塌的木柱瞬间被削为几段。谢怜双眸一金,剑于半空横画几道符文,拦剑滴血,霎时天地一静,火光瞬间被逼退好几丈。

  “不是让你们不要来打搅的吗,”谢怜眉头一皱,看向银光落刃之源,正是花城,又见一堆忙手忙脚的宫人,眉头皱得更紧了些,“伤了旁人性命怎么办?”

  “所以你就顶着病体一个人向神火决斗吗,”花城银刀上下一画,银环叩击之际,他似乎关心则乱,把那么堆礼数都忘干净了,“殿下,神火的力道只够烧毁太子府,我们避开。”

  花城是谢怜培养了许久的辅臣,谢怜本对他放心得很,听见这话回手挽一个剑花横于花城颈边方寸之地,敛眸道:“你如何知晓?”
  

  他倒要看看,究竟是何人何神在背后布局,意图混淆视听,坏他仙乐国威。
  ――――tbc――――
  
  *『大明宫词』里头的一句台词
  *这章算个序言,我设计的势力太多了自己都理不过来怎么布的局……不一定会填这个坑,大概就是一个:谢怜拯救内忧外患仙乐国的故事。
  *cp向是花怜,风情,双玄,后期有权引,戚容君吾单人出场
  *朝堂上是白无相君吾,谢怜,戚容各一支势力 ,谢怜这里是君吾帝君的儿子
  神界是君吾(帝君)引导的断绝仙人联系小组,谢怜(神)引导的和平共处不分高低小组,还有一个神居人上小组
  谢怜(神)和谢怜不共享记忆,神界争端会用梦境呈现
  *大群像,太复杂了估计填不下去

评论 ( 26 )
热度 ( 56 )

© 江山皇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