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恨歌
此号为垃圾填埋场

又丧又颓还搞笑/嗑原耽和巍澜衍生


【长顾/R】帘外月胧明

#大约是九十几章一宿温存那儿,看到不少人写过了,但是毕竟是拖拉了几个礼拜的产物……也就丢上来博君一笑吧

     万里中原烽火北,一尊浊酒戍楼东――於湖先生

     蒸汽铁轨车借由嗡鸣撕扯开了大梁并不算寂静的天空。尚未知的国运有如它喷出的白烟,迷迷茫茫不知飘往何方。

    是日,一个南下一个北上的安定侯与雁王,各自携着大小行李,凑半路途打了一劫。
   ――还是劫色

一夜温存,大半拉灯

另附随时挂的链接,同上
帘外月胧明①
帘外月胧明②

     天气不知怎么到傍晚反了常,闷得死人,这本就塞满了二人气味的房间借由紧锁的房门窗门发酵出一种不可分割的错觉。顾昀起身披起外衣,把被扔一边的衣带系上,腿脚软后倒也没怎么不适。拔了窗拴,天色已全然暗了下来,全不复黄昏。

    楼上头望过去,顾子熹以他不甚清晰的视力,正好能望见灯笼薄薄的光下长庚做贼心虚地指使那堆铁疙瘩搬水。房内杂乱却有序的气味渐渐随着清风重归四海寰宇之内,浓于一室的情欲由芥子化归去了大千世界。

   
   北疆的颓势、江南江北战局、扑朔迷离的大朝会、吏制改革、世家党争……中原还在燃着狼烟,两根台柱子只好很小心地收好那么些相较而言微弱的情火,存好再各自行路以待来时,甚至不敢猜想但凡有一步错是个怎么样的结局。

     顾子熹忍不住叹了口气,向下望去,正好对上长庚也似乎正在向上看。
    
    楼上月亮恰停在当空,正是当月十六日,圆得无可挑剔。

     何事长向别时圆?

评论 ( 39 )
热度 ( 505 )

© 江山皇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