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恨歌
此号为垃圾填埋场

又丧又颓还搞笑/嗑原耽和巍澜衍生


【罗浮生x罗非】焰

  男人不像这座纸醉金迷城市里的人,或者说,当一切沾染上情欲的气息时,他干干净净。而就是这份干净逼迫罗浮生俯视着盯着他,像是视线足以跨过云翳。

  于是罗浮生俯瞰这场灰蒙而粘腻的雪。

  男人的灰色长衣被一层层南方软绵的雪浸染,白的花绽开在他遮住神情的帽沿上,顺势借此遮住他眼神里的积雪。罗浮生想,他似乎缺一点若即若离的红,点在他的嘴唇上。这点红上会有着最令人窒息的毒药,但却并不能让人抗拒它的接近。那应该红得像禁果、像鹤的发顶一抹、像凝固的血液。总之不像现在这样,现在这样虚假的干净太过分寡淡,甚至失却了属于男人内心深处那份血的咸腥,进而显得苍白,好像奈不起北风。男人转过身来看向罗浮生在的地方,但视线并没有聚焦在他身上,于是罗浮生趁机贪婪地盯着他干裂的嘴唇,想要把心里的那寸红色涂满他的全身,刮去那些强装的寡淡。

  在这一段充斥烈火与欲望的时间里,逆反的淡色会变成一种张扬,乃至于成为另一个纬度上的艳丽。

  而罗浮生就隐秘地察觉到了男人干净而寡淡外衣下的艳丽。

  他猜想雪水流淌进颈脖后,应当会被温热的体温暖成汗珠,一滴一滴地附着在男人皮囊的一寸寸角落里,等到他剥落这层假相之后,这些水珠就会成股流下,漾成一片无穷尽的欲求的海洋。而男人帽沿下的眼睛,就会成为这片海洋上唯一飘浮的羽毛,精贵而独一无二,大概是最故作傲气的燕的羽翼,轻轻地随着浪潮沉浮,任由着欲求的海洋摆弄。他的脚踝应当露出半截,被冷风剐蹭出一丝冰冷的干裂,在被握住时会贪婪地附着在掌心的暖意之上,于是他们可以紧紧相连,从十指到灵魂都融为一体,缠成焦黑的糖丝。

  可惜男人并不属于他。在罗浮生肖想与靠近的时候不属于他,在他们真实傍近肌肤相亲的时候也不属于他,只有在罗浮生亲昵地凑在耳边亲吻时,才会为那个短暂的“罗探长”而恍惚地抬起头,只在那一个短暂的瞬间才属于他。更多时候男人――或者说罗非,仅仅给他一个照面的相识。罗非太过于自由,即便关在鸟笼里,也会轻而易举地打开本不属于他的枷锁。束缚与他毫无瓜葛,只有肢体的短暂相连才能靠近他身上真实而富有烟火气息的一面,于是罗浮生只能偶尔地尝试扣住罗非的手腕,收紧后舔舐,像一只贪婪而不知足的野兽。

  而每一次的意图傍近都无法触及罗非的眼神身处,在他的瞳孔里,一切华彩都走向衰落与统一,一切自由都归于无意义。他仿佛不在这场喧嚣中沉沦,他只是安静地躺细沙之上看着罗浮生身后的夜晚没有星光的天空,任由飓风和轰鸣声化作鬣狗,贪恋他的身体。但罗浮生想要的不知是躯壳与躯壳上的交融,他要完美的犯罪与傍近,他希望罗非的每一寸都划上自己的记号,哪怕成为一朵艳红的假花,也好过冬雪里肥厚的山茶,那会整朵整朵地凋零,甚至随时可能被夺去,不再属于他。

  为了享受猎物,罗浮生更多时候选择像现在这样紧紧盯着男人的衣领,标记自己的领地,染上自己的气息。可他永远不可能在每一分每一秒都盯着自己的猎物,只要罗非想要反叛,想要背离,他就永远无法把已经逃脱的雀关回笼子。

  罗浮生走进他,他们每靠近一分风就多冰冷一寸,直到最后他看见了罗非脖子上并不属于他的吻痕,利的牙口标志着他经行过一场解开外皮的情|事,烈酒一样烫过他的肌肤。罗浮生猜想那来自于他的父亲。因为在他带着罗非回家的时候,看见了一个极少的,微不可查的笑容。那个笑容暧昧不明,有百分之九十三点三的可能性向着楼上的衣冠禽兽。这样的猜想令察觉到的他心底焚起嫉妒的烟,几乎要把他吞没了。于是他把罗非的脚腕与床扣在一起,却被第二次逃脱。

  他占有不了罗非,这令他想毁坏并同归于尽,然而这也不能,于是他只能活生生地看着罗非与他接近再离开。像是每一次之后罗非坐在床边吐出的烟,渐渐地也和屋内情的气息一起消散了。罗浮生当惯了蛮横的角色,他想过轻蔑地笑一笑,把花踩在脚底,碾碎成汁液和枯败的棕黄。但他到底还是微妙地爱着这种野性与美,这致使他有些不受自己掌控的慌张与愤怒。他看着罗非在寒风中点了一只烟。罗公馆的房屋精致而豪华,却很容易被空际中的一点火光燃烧殆尽,唯独他心底的欲火在焰光中愈演愈烈,永生不息。

  他把罗非拉过来,在冰天雪地和素色之间,施加了一个浓油赤酱的吻,然后将唇附着在吻痕之上,借以盖过和掩饰。暴戾的情绪令他掐住男人劲瘦的腰肢,也许掐红了。而这份戾气不知满足,很快借由腊月里冰冷的手指钻进,并留恋在温热的肌肤之上。这分冷使得罗非生理性地向后退了一步。后退这个概念,令罗浮生的权与欲水涨船高,从无尽恨意中衍生出快感和爱意。他爱罗非,甚至恨并爱着他的背叛,恨并爱着他的不受约束,虽然他奋力地掩饰这一点,就像掩饰那一处吻痕。蒸腾着的灯光与幻彩淹没在越来越大的雪中,他们最终唇齿相依,背德和背叛不甚了了,变成了津液中混杂的唇上血味,像是铁锈斑驳。

评论 ( 14 )
热度 ( 39 )

© 江山皇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