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恨歌
此号为垃圾填埋场

又丧又颓还搞笑/嗑原耽和巍澜衍生


  有时候会想,人与人之间的缘分真是一件奇幻的艺术品,相逢相遇,前后来去都像是天命所成。情分也是这样,只是一样深了,另一样就容易浅。

  而后方知,天命不可以轻算。

  

  和川川聊天,我时常有一种奇异的恍惚感,不知道该怎么描述。

  从喜欢的事物、三观、想法、所有的孤僻怖惧、爱的人事音书,乃至于共同心为之颤的天地山河,我大概这一辈子都再也找不到像川川一样能够……近乎完全与我共鸣的人了。两个人的感情之间没有什么其他有的没的,只有干干净净的扶持,与共同挣扎的勇气。

  其实我很少去剖白自己,更本质其实害怕人际关系,很多时候的快乐都像是一种伪装,可是跟川川聊天的时候,就像是对着另一个时空的自己。于是所有的喜怒哀乐透明澄澈,到处都是可以分享的事物――美好的害怕的,厌烦的疲惫的,都值得去交流、去探寻。

  不敢期来事,我只知道有些事情,有些感情,是这一辈子也会深深镌刻在心头,消散不去的。我已然因为背道而驰式的天真唾弃过自己一回,但我敢信我的川川,会跟我一起走过很长很长的路,当中艰难险阻、云翳重重,俱会在某一日消散殆尽,于无所有处看见光。

  我想好高考之后,就跑去川川那里,去找她走很远很远的地方,看山川草木,看四海人情,写点自己想写的东西,不用在意别人的看法与评价。我猜我们见到面之后按性子可能只能做出些什么一路成语接龙的事情来,但那也很可爱。有时候想,这段路很近又很渺远,但我们应该总能走到的,还有时间,还有梦想和远方。

  还要一起嗑cp呢,一起哼时间飞行,还有地星撞海星。我们爱的人、事都会有所皈依,天大地大,我们总能去往我们想去的地方,可能会绕得远一些,可能会晚点,但总归会到。

  可能是年轻吗?有可望而不可及的梦,有落差,有喜怒哀乐,有喜欢的人和扶持着的纯白色感情。这些时光下的我们,在一片灰白的冰雪中挣扎,在滞留不行的流沙弱水中渴求一点空气,有一刹那觉得要窒息,直到我们看见冰雪尽头的格桑花。
  真好啊。
  “所有的苦难与磨练尽头,都是行云流水的此世光阴。”

  

  今天是川川的十八岁生日,生日贺文是交不上了,但其余别的,那些如星空般渺远却闪烁的念头,还是可以在心里头寄一次。躲藏在文字或冷硬或温暖的皮囊之下,心里烧着一捧旺火,虽然温暖不到远在略北边的你,但它在烧着。

      @一朝闻道 

      生日快乐,要快乐啊。

      另,晚自习的时候趴下来,恍惚间梦见了千万里冰封、荆棘、以及云梯。

评论
热度 ( 13 )
  1. 一朝闻道江山皇图 转载了此文字
    我是何等幸运能够在十八岁之前遇到这样一个人。 那是一种无意识的,突如其来的默契。就好像在秋天遍地金黄...

© 江山皇图 | Powered by LOFTER